京源环保IPO:涉嫌虚假宣传核心技术 与供应商交易数据真实性存疑

时间:2020年02月20日 09:26:33&nbsp中财网
  原标题:京源环保IPO:涉嫌虚假宣传核心技术 与供应商交易数据真实性存疑
  近日,江苏京源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京源环保”)科创板上会通过。

  据招股书显示,京源环保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2683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01%,拟募资2.76亿元,分别用于“智能系统集成中心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价值线注意到,京源环保因净利润“含金量”低一直备受诟病。而过会之际,有媒体质疑公司虚假宣传核心技术且供应商背后疑似存在猫腻。

  虚假宣传核心技术
  京源环保是一家专注工业水处理领域的公司,依托工业废水电子絮凝处理技术、高难废水零排放技术和高难废水电催化氧化技术等自研技术,向大型企业客户提供工业水处理专用设备的研发设计咨询、集成销售及工程承包服务。

  设备与系统集成业务是主要收入来源,这块业务往好听说法叫做集成服务,不好听的实际上是京源环保在经营活动中无自主生产环节,生产及服务都依靠外购、外部协调,其中整套水处理系统所需通用设备和材料均为对外采购,非标设备由协作集成厂家生产,这些厂家根据京源环保提供的图纸完成非标设备的定制化生产。同时,工程承包业务则由京源环保通过工程施工供应商完成安装施工部分。

  从这个角度来看,京源环保就是一个赚差价的中间商,但京源环保对外宣称拥有大量的核心技术,大有哗众取宠之意。

  根据最新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京源环保自称一贯重视关键核心技术的研发和积累,视其为公司构建竞争优势以及保持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公司拥有核心技术12项。但是,深究一下就会发现,这些核心技术存在较大水分!

  据领航财经报道,在验证其核心技术先进性时,京源环保参考的都是一些不具备权威性的文件,这里存在误导投资者的行为。

  第一,在验证核心技术工业废水电子絮凝处理技术时,京源环保采用的是《工业废水电子絮凝处理技术》一文。这篇文章来自《能源研究与管理》期刊,其是由江西省科学院主办的。这个期刊在国内几乎没有权威性,而且此文作者的学历水平也非常有限。三位作者分别是付猛(江西省电力设计院), 胡振芳(南钢学校),余俊(江西省电力设计院),袁军(国家电投集团江西电力有限公司分宜电厂)。

  明显看出,这几位作者的学历背景连本科都不是,基本是不入流的专科学校,而京源环保就是引用这样一份资料来论证其技术的高大上,未免贻笑大方。

  第二,京源环保称其工业废水电子絮凝处理技术与加药絮凝法相比,具备运营及维护成本较低,运行效率较高,使用寿命较长等优点。而这一结论的数据来源就是这些三流刊物,更有甚者,这些数据还是这篇论文首次提供,这样的论证丝毫经不起推敲。京源环保这明显是在肆意夸大其技术的能力,这类虚假的宣传很明显是在误导投资者。

  例如,在论证其“直接蒸发结晶” 工艺时,京源环保采用的是广东三水恒益电厂数据,“预处理+反渗透单元+正渗透+蒸发结晶”工艺参考华能长兴电厂数据,“二级预处理+蒸发结晶”工艺参考广东河源电厂数据。

  而三家电厂数据均都是来自《燃煤电厂脱硫废水零排放工程案例研究》。其作者为孙振宇(中国华电科工集团有限公司)和沈明忠(华电水务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这里是数据来源为该论文首次提供。这类数据完全没有被验证过就拿来用,明显不科学。值得注意的是,京源环保在论证其技术优越性时,都是采用的期刊数据,而没有科研论文。

  综上,公司被质疑虚假宣传核心技术不无道理。

  与供应商交易数据真实性存疑
  根据招股书,新疆昊天鑫盛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昊天鑫盛”)是京源环保2018年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3,353.45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重为19.54%。但是,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8年,昊天鑫盛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且2019年2月28日,昊天鑫盛对企业从业人数进行了变更,从业人数从0人变更为5人。

  据招股书,2016-2017年,江苏腾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丰环保”)分别系京源环保第三大、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205.38万元、292.74万元,占同期采购总额的比重分别为2.97%、3.17%。而据公开信息,2016-2018年,腾丰环保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招股书,江苏乾润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乾润环保”)是京源环保2017年的第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187.94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重为2.04%。而据公开信息,2016-2018年,乾润环保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也就是说,京源环保对上述3家供应商贡献的销售额都达到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但其员工人数却寥寥无几,或不具备供应如此规模的订单,这其中是否存在“猫腻”呢?

  另外,京源环保2017年年报披露,公司当年第五大供应商为南通市崇川电器设备厂,采购金额222万元,但在公司的招股说明书中,该公司却莫名消失,取而代之的第五大供应商为江苏乾润环保科技有限公司,采购金额仅187万。同样是公司发布的公开财务数据,供应商消失的理由又是什么?

  同样蹊跷的还有又一大供应商--宜兴市山鹰环保设备有限公司。招股说明书披露,2016年和2018年两个会计年度,京源环保分别向其采购990.5万元和1054.94万元。但工商资料显示,2016年,宜兴市山鹰环保设备有限公司全年销售额仅为913万,即使全部销售给京源环保也不够,而2018年该公司营收1113万元,仅比京源环保的采购额略多一点,不禁让人怀疑两公司交易的真实性。
  .中.国.经.济.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