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大理“口罩问责风暴”背后,谁有权征收物资?

2020-02-25 08:03:01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 朱玫洁 每日经济新闻编辑 杨欢

  今日,大理“征用”外地口罩事件的后续再度更新。

  据云南省委宣传部通报,日前,经云南省委批准,云南省纪委省监委对大理市违法扣押征用途经大理的外省(市)防疫口罩问题进行了立案调查。

  通报透露,大理市委书记高志宏被党内严重警告、免职;大理市委副书记、市长杜淑敢被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一场“口罩风暴”导致5个单位、8名责任人被问责。

  对于此次事件的“最终定性”是:“严重干扰了全国防疫工作大局,严重破坏了防疫工作纪律,严重损害了云南防疫工作形象,充分暴露出大理市委、市政府在紧要关头,无视政治纪律,漠视国家法律,本位主义严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突出。”

  事实上,从大理“征用”外地口罩事件开始,各地物资被扣押的消息曾一度疯传。尽管后来多被证实为“乌龙”或被辟谣,但人们的疑惑并未减少,究竟海关在何时有权利暂扣口罩?地方政府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征用物资?

  回顾:大理“征用”口罩事件

  时隔半月有余,我们再来回顾一下当时的情况:

  2月6日,一则“大理请把物资归还重庆”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当时,重庆方面委托有关企业从海外采购了一批口罩,其中包括帮助湖北黄石代买的口罩。但这批物资到达云南大理时,大理市出具了一份《应急处置征用通知书》,就把物资截留征用了。
图据网络
图据网络

  消息一经报出,立刻引发了网友的强烈质疑。途经大理市的这一批快递物资到底属不属于大理市政府紧急征用范畴?该市到底是不是到了不得不紧急征用口罩的地步?

  在当地发布的通告中,大理是这样回应的:“时值春节,大理市又地处滇西交通枢纽,大量往来人员滞留,疫情防控形势极其严峻。加之,大理市没有疫情防控物资生产企业,采购的物资一时无法到位,疫情防控物资极度紧缺。为解燃眉之急,大理市在货物检查中对随车手续不全的口罩进行了暂扣,对全部暂扣的598箱口罩进行有偿应急征用。”

  而根据当地卫健委公布的数据,截至2月5日24时,大理市所在的大理州累计确诊8例,无死亡病例。而重庆市累计确诊389例,死亡病例2例。地处湖北疫情重灾区的黄石,累计确诊566例,死亡2例。

  各地疫情轻重不一,物资调配必须分清轻重缓急。对疫情较重的地区来说,医疗物资就是战略物资,要按战时状态流通,确保各地的救援物资能够畅通无阻地抵达,任何地方都无权随便截留。

  2月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到大理方面,当地表示已经收到重庆方面的函,但物资(口罩)已经发放无法追回,索要物资需要同工作组商量以及同卖家(发货方)协调。第二天,城叔也联系了重庆方面,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大理已经答应“还口罩”。

  在2月6日大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时任大理市人民政府市长杜淑敢就“截胡”口罩一事公开道歉。杜淑敢称,

  对于前期暂扣口罩一事,我们诚恳的向社会各方表示道歉,对造成的影响进行深深的反思与检讨,对相关人员将进行严肃处理,恳请各方给予谅解。

  反思:谁有权征收物资?

  就在大理征用重庆口罩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之时,网上又传出沈阳、青岛相互扣押防控保障物资的消息。

  6日下午,一则《关于请协助暂扣有关防控保障物资的函》在网络上传开,文件是发至青岛海关的函,要求青岛海关暂扣沈阳从韩国采购的口罩。文件亦表示,此举的原因是沈阳海关暂扣了青岛10万只口罩,要“按照对等原则”处置相关物资。
图据网络
图据网络

  很快,双方都做出了回应。沈阳海关方面表示,他们没有扣押过青岛方面的防控物资。青岛方面则回应称,网传“青岛海关暂扣、截留、征用疫情防控物资”不实。

  事实上,在物资吃紧和大理事件的背景下,在物资入境运输不畅时,难免有人疑心到“海关扣押征收物资”这样的思路。但理论上,这条路走得通吗?

  先说海关。“海关作为把守国门进出口货物的机构,只要是货物符合进出口相关要求,比如卫生检验检疫要求、产品质量要求等等,没有违反法律规定或者没有欠交关税、手续不全等,海关就应该放行,没有权利进行扣押。”四川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军杰表示。

  这也印证了沈阳当地一位海关工作人员的说法,他告诉城叔,“海关只是一个门卫,好比电影院验票的那个人,我们不负责发票,更不是负责物资分配的部门。物资谁分配?我们不可能插一脚。”

  现在进口物资涉及到一些安全准入条款,海关就是验票员,有票就让你进。没有票,不好意思,你要买票。要是买不到票,那就等一等。同时,如果因为手续不全等滞留在海关的物品,“我们现在叫代保管,而不是扣押。”这位沈阳海关工作人员强调,除非是涉及违法犯罪等行为。

  “海关并没有征用物资的权利。”王军杰介绍说,更不可以以征用为目的地进行物品扣押。

  也有人疑问,在疫情特殊情况期间做法是否会有所不同?例如函件中就提到了“对等原则”。对此,王军杰也告诉城叔,

  更多的是在国际关系之间采用对等原则,比如你提高关税,我也提高关税,你扣押我的人员,我也扣押你的人员。它是国际法上的一种对等,国内法上基本不怎么用这个词。

  实际上,面对疫情,各地海关努力的方向是确保通关“零延时”,保障防控物资快速通关。在函件事件之前,多地海关就针对疫情防控物资多有措施,例如开通相关进口物资快速通关绿色通道,公开相关业务的紧急联系人等等。

  进一步看,谁有权征收?此前大理征收暂扣的口罩给出的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等。

  对此,王军杰表示,突发事件应对法第52条、传染病防治法第45条中确实都规定了在疫情期间人民政府必要时可以向单位和个人征用应急救援所需设备、设施、场地等物资。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相关法条也指出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权在本行政区域内紧急调集人员或者调用储备物资,而“在全国范围内或者跨省区范围的物资、交通工具的征用,那么一定是国务院来调用。”王军杰表示。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新型肺炎疫情330个城市实时查询

(责任编辑:徐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