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反脆弱与三镇斯坦——疫情的大历史框架分析及小民可取之对策

2020-02-09 10238人阅读,共9个回复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自三镇疫情爆发以来,财迷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是:1)有木有神马书籍深入地分析如何应对这类公共卫生危机?2)作为个体,你我该如何避预见并消解这类时间带来的风险?

财迷发现狂人NassimNicholasTaleb(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提出的思维体系和相关历史框架似乎确凿能回答这些问题,并为我们给出一些趋利避害的指导意见。


ONE.狂人Taleb与他的兼济(F)天下(THEWORLD)体系


NassimNicholasTaleb(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乃何许人?

据维基百科,此人乃万年奸商黎巴嫩人的后裔(黎凡特地区特产,不解释),先是负笈高卢,在巴黎第九大学获得PhD学位,后来又跑到华尔街揾食,成为根正苗红的华尔街奸商。虽然此人是好几个大学的兼职教授,也算得上知识分子,但是本身却健壮得像一个保镖:

而且他也根本就没有文质彬彬的意思,直接在推上面让粉丝FxxxOFF,可谓是“狂童之狂也且”:

点解此人如此之狂?

据说,只要有钱就可以兼济(Fxxx)天下(THEWORLD):

而Taleb似乎确凿有一点兼济(F)天下(THEWORLD)的资本。

Taleb虽然算得上学者,却碰巧最不缺的就是钱——此人曾担任安皮瑞卡对冲基金(EmpiricaCapital)创办人/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独立选择权庄家/法国巴黎银行自营交易员/法国东方汇理银行首席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员/美国信孚银行(现并入德意志银行)衍生性金融商品套利交易员/瑞银集团全球首席私有套利衍生性金融商品(货币、货物、非美元)交易员。

在1987年股市暴跌中,Taleb就实现了财务独立,并在2000年纳斯达克(Nasdaq)跳水以及从2007年开始的金融危机期间取得了成功。自2007年他一直担任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市UniversaInvestments的首席/高级科学顾问。在2008年10月,UniversaInvestments的一些独立基金获得了65%至115%的回报——要知道,即使是牛顿这样的物理学家,或者凯恩斯这样的经济学家,都曾经因为股票/期货而赔得底裤掉。

当然,他出名的原因在于他写了好几本商学院必读的超级畅销书,总结出了他的兼济(F)天下(THEWORLD)体系:其中包括《随机漫步的傻瓜》(Fooled by Randomness;The Hidden Role of Chance in Life and in the Markets):

《黑天鹅》(Black Swan:the Impact of the Highly Improbable):

以及《反脆弱》(Antifragile:Things That Gain from Disorder):

他的书以后我会通过别的文章来做全面细致的介绍。这里我暂且介绍他的代表作之一《反脆弱》的部分精华,以借此让大家看清九省通衢疫情爆发以来之局势,并了解该如何从中趋利避害。


TWO.脆弱性与反脆弱能力


Taleb认为,这个社会总会有脆弱性存在。脆弱性包括了带来负面影响的波动性、随机性、混乱和压力、风险和不确定性等等。其中:

a)社会趋势(经济政治或者军事)随着时间流逝必然具有脆弱性。Taleb生活的黎凡特地区(TheLevant)繁荣了上万年(讽刺的是这或者与大多数神州人的直觉相反),结果在1970年代因为阿拉伯复兴社会党人的green强权上台而迅速衰落并陷入战乱:

另外,罗马这样的千年帝国,却难逃汪达尔人和奥斯曼土耳其的魔掌:

油画:罗马被蛮族骑兵劫掠


威尼斯这样的千年共和国(这又是一个和不少神州人直觉相反的点),也难逃拿破仑的龙骑兵践踏:

威尼斯疆域


至于神州大地,自从秦政建立之后直到德胜诺夫,更是充满了脆弱性。一个可以观察到的证据是——神州各朝代除了周朝之外,没有任何一个朝代超过400年——就连汉朝的400多年都被分为了西汉和东汉:

b)分工过于精细的人类社会也多半会具有脆弱性。别的不说,北上广深任何一个一线城市,别看其中各种花柳繁华,温柔富贵,一旦封城且断电停水30天,多半会变成人间炼狱。

所以,人类需要具有反脆弱的能力。

反脆弱性(antifragile)的定义是:有些事情能从冲击中受益,当暴露在波动性、随机性、混乱和压力、风险和不确定性下时,它们反而能茁壮成长和壮大。其中:

1)作为个体来讲,有机体往往需要一定的外来的压力刺激(当然不是毁灭性的,而是可控的),才会变得更加强壮。比如,定期给骨骼施加压力能让骨密度上升。你越是努力杀菌,活下来的细菌的抗药性就越强,除非你能完全消灭之。人类也一样,温室的花朵经不起风雨,你越是墨守成规,越是追求稳定,就越脆弱。

2)一个社会群体必须把自己打造成近似于一个有机体/复杂系统,而不是无机体/简单系统,并敢于承受一定的压力和刺激,才会变得更强壮和有抵抗力。下图是有机体和无机体的分别(下图看不清请点击放大,下同):

Taleb观察到:瑞士的各个自治市经常相互撕逼,各种竞争吵闹,这导致其虽然木有强大的中央GOV,却形成了一个类似有机体的复杂系统,得以经历两次世界大战而被保全,且至今经济竞争力仍然稳居世界前列:

且有14家全球五百强公司:

同时,他也指出,哪些工资收入不稳定的人,相比于旱涝保收的人,会形成更强的竞争力,从而从市场中胜出(前提是自由市场)。

他还认为,作为一个有机体的社会,必然是灵活的必须要有一些可以脆断的部分来做出牺牲,并让整体社会得到调整(就像小孩换牙)。比如要让经济具有反脆弱性,并经历所谓的进化,每个独立的企业都有必要是脆弱的,面临着崩溃的风险进化需要有机体(或它们的基因)死亡,并被其他有机体取代,以实现整体改善,或淘汰适应力不如其他有机体的生物。

因此,较高层级事物的反脆弱性有赖于较低层级事物的脆弱性,或者较低层级事物的牺牲。

每天早上你用你家的高级咖啡壶煮咖啡时,你正受益于某些企业家的失败,或者说脆弱性—他们的失败就在于没有击败你厨房台面上摆放的那个更胜一筹的产品。

更进一步讲,整体社会需要商人前赴后继的失败和屡败屡试,否则我们不可能享用社会中的大量产品——汽车、洗衣机、苹果手机等。

整体社会也需要泰坦尼克号遭遇冰山,否则人类会建造更大的邮轮,直到更大的悲剧来临。

整体社会还需要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的经济衰退和危机,否则市场和金融机制就无法得到改革。

整体社会还需要各种抗议活动,否则就不会出现对于少数民族/女权主义者等种类的宽容和平等对待。

同时,Taleb认为整体社会也应该给哪些脆断的群体更高回报——正如风险投资的回报可以上百倍,又正如Taleb建议米帝成立创业者协会,纪念哪些失败的创业者(不懂的强烈推荐去看《硅谷》这部美剧,不解释)。


THREE.平均斯坦和极端斯坦


从人类对这些自然随机事件的干预的效果来看,Taleb提出了极端斯坦和平均斯坦的两种模型:

上图A这种自下而上的波动和自然体系的波动有一个明确的数学属性。它产生了一种Taleb命名为平均斯坦的随机性——众多看似非常可怕,但是汇总后便相互抵消的变化。Taleb指出人类干预随机事件的后果也有可能是上图B——无法控制的极端斯坦——大部分时间非常稳定,偶尔陷入重大混乱状态,产生严重后果。

这里解释一下神马叫作看似非常可怕,但是汇总后便相互抵消的变化:比如米帝股市固然有起伏,但长期看是上升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波动抵消):又比如瑞士联邦或者米帝各州权力都很大,可以分别制定税率,争夺企业,但这反而保证了瑞士或米帝作为一个整体的竞争力提升(不同部分之间的冲突导致了整体的完善)。还比如创业者驱动的硅谷每天都有小公司倒闭,但整体在上升,而安然这样的大金融机构,一旦倒闭,就是金融危机。

平均斯坦和极端斯坦区别如下:1)前者包含很多变化,但没有一个是极端变化;后者变化不多,但是一旦发生都是极端变化。2)前者是波动,后者是跳跃。3)前者充满许多小的波折,而后者则不规则地出现突变。4)前者是不容易出现黑天鹅的反脆断系统,后者是容易出现黑天鹅的脆断系统。

人类为了平稳控制流程,或者搞过度干扰,容易导致系统从平均斯坦转变为极端斯坦(比如搞出一些大而不能倒的企业,像是英国80年代初或者印度90年代初的国企,最后导致经济接近崩溃)。从长远来看,极端斯坦系统将更为动荡,波幅惊人。如果我们限制第一个系统,我们往往会得到第二个结果。

Taleb还提醒大家注意:在极端斯坦下,可预测性非常低。在图B这种随机性呈伪稳定状态的情况下,错误看似很少发生,但一旦发生便后果严重,且常常具有毁灭性——这个世界太随机、太不可预测,不可能基于未来的波动性来制定政策。生存取决于适应性和环境条件的相互作用。


FOUR.历史地看反脆弱和两类斯坦


前面已经讲清了Taleb兼济(F)天下(THEWORLD)思想系统的部分精华:

1)人类社会脆弱性不可避免;2)个人和社群都需要具备反脆弱能力,社群/地区/国家如果更像有机体/复杂系统,则会具备更强的反脆弱能力;3)过度干扰脆弱性(或波动)不但不能培养社群社群/地区/国家的反脆弱能力,还会导致极端斯坦出现。

辣么,历史地看,这是否有证据支撑呢?

Taleb给了不少证据,比如,他观察到随着现代国家的建立和发展,极端斯坦似乎越来越不可避免。

比如,在普鲁士德国和意呆利“重新统一”(就好像这些国家在过去的岁月中也曾形成过一个明确的整体,而这些国家后来都发展成了NAZI国家)之前的欧洲。在这些浪漫的实体创建之前,欧洲大陆上的国家如细胞一样分裂繁衍、形态不定,大小城邦混战不止、分分合合。又比如热那亚和威尼斯绝大部分时间都在争夺地中海东部和南部地区,就像两个妓女为抢夺人行道上的地盘撕扯。这样的城邦混战自有其好处:小国很难应付一个以上的敌人,因此战争促使各国忽敌忽友。城邦之间时常出现关系紧张的局面,但是不会酿成重大后果,就像英伦三岛的雨:淅淅沥沥,连绵不断,偶尔发洪水也从未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远比长期干旱后遭遇强降雨的气候容易应对。换言之,这就是平均斯坦。

然鹅,19世纪后期,中央集中制度就如传染病一样蔓延开来,结果在这些大GOV国家间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及其余波:受害者超过6000万(也可能是8000万)。有无战争之间的区别变得巨大,呈现出显著的割裂。

这与产业界向“赢者通吃”的模式转换并无差异,即少数事件居于主导地位。城邦的集结如同我们早先提到的餐饮业:动荡不定,但你永远不会看到一个大规模的餐饮业危机——这一点与银行业务很不相同。为什么呢?因为它是由大量独立而相互竞争的小单元构成的,这些小单元靠一己之力并不足以危及整个系统,或使其从一个状态进入另一个状态。随机性被分散而不是被集中在一起。

Taleb还给出了最近的证据——20世纪60年代,当随机性被聚集,出现了米苏两强。米苏核战争几乎一触即发时,人类非常接近毁灭性的灾难。

Taleb进一步推论:当我们观察极端斯坦的风险时,我们并未看到什么证据(证据往往来得太迟了),但我们要看的是潜在的危害——这个世界从未像今天这样那么容易遭受重创。而数据驱动型的人容易犯下的错误是无法意识到风险存在于未来,而不是过去。

这次三镇疫情,似乎也在为Taleb的观点提供证据,不是么?

三镇斯坦,是平均斯坦还是极端斯坦,这里或许不需直说了罢?


FIVE.对我等小民的启示及应对策略


形势既然已经分析清楚,辣么,我等小民的应对之策是神马?

结合Taleb的兼济(F)天下(THEWORLD))系统,窃以为有如下几点:

1)很明显,就现在来看,神州地大物博,总体或是平均斯坦,但很明显内部某些地区或者会由于山大王不给力变成极端斯坦(手动狗头求保命)。

2)当宏观方面的反脆弱性似乎不足的时候,我等草民很可能只能靠加强微观个体的反脆弱能力来消除极端斯坦带来的风险。

3)草民如何增强自己的反脆弱性?

就技术微操上或有如下几点:

第一,找一个兼职工作/多元化工作,以保证个人对抗社会风险的能力得到加强。

第二,尽量去哪些更倾向于平均斯坦的地方定居。比如,南粤公共事件最多,但种种迹象表民,最像是平均斯坦社会的就是南粤。类似的,不要小看大内斗省,这地方其实在北方之中最接近于平均斯坦。2019年GDP排行中,第一方阵恰好是上述两省,且正在把大葱省甩开一个身位,似乎并非偶然(下图看不清请点击放大,下同):

第三,尽可能的保持信息的灵通和敏锐的嗅觉,对未来的大幅波动有所察觉并准备。这件事也是财迷一直在做的事,财迷会为大家持续守望。

第四,在投资策略中,较为有效地提高反脆弱性的策略是杠铃策略——在某些领域采取保守策略(从而在负面的“黑天鹅”面前保持强韧性),而在其他领域承担很多小的风险(以开放的姿态迎接正面的“黑天鹅”)的双重态度,从而实现反脆弱性。

其背后道理举个栗子各位就懂了——如果A君90%的资金以现金形式持有(假设你不会受通货膨胀的影响),或以所谓的“保值货币”储存起来,而剩下10%的资金则投资于风险很高或者说极高的证券,那么你的损失不可能超过10%,而你的收益是没有上限的。如果B君将100%的资金都投入所谓的“中等”风险的证券,那么他很可能由于计算错误而承受毁灭性的风险——因此,杠铃策略弥补了罕见事件的风险不可计量且易受错误估计影响的问题,也就是说,金融杠铃策略的最大损失是已知的。

窃以为,进一步推演,一个或者可行的策略是——投资85%-90%到无风险的地方,如Treasury,剩下的作投机赌博,如买卖期权,杠杆操作等等,尽可能地暴露在正面的黑天鹅下面。受好的黑天鹅影响的行业包括电影、出版、科研、风投。受坏的黑天鹅影响的行业包括军事、保险、贷款。

更抽象的对策或有如下几点:

第五,不要沉迷于岁月静好的安逸之中。伟大的罗马政治家老加图将几乎一切形式的安逸都视为通往堕落的道路。

第六,不要成为感恩节的火鸡——一只火鸡被屠夫喂养了1000天,每天都向其分析师给出数据证实,屠夫对火鸡的爱的“统计置信度与日俱增”。而屠夫会将火鸡一直饲养到感恩节的前几天,随后,重要的日子就要来临。当然,这一天对火鸡来说绝非好日子:

上图:作为数据分析师的感恩节火鸡


所以,只有看到屠夫的意料之外的行为时,火鸡才会修订自己的信念——而此时,正是其对“屠夫爱火鸡”的信念被强化到极致之时,它认为自己的生活“平静如水”,未来前景一片光明。但问题是,这种意外就是一种“黑天鹅”事件;当然这只是对火鸡而言,并非对屠夫而言。

第七,我们需要学孟夫子,不时地“三省吾身”。失败者往往在犯错后不内省、不探究,觉得难堪,听不得批评,试图解释自己的错误而不是用新的信息丰富自己,并开始新的历程。这些人往往视自己为“受害者”,受制于某个大阴谋、糟糕的老板或恶劣的天气。

第八,要向犯过错的人学习。犯了很多错误(当然,同样的错误不会犯一次以上)的人要比那些从来没有犯过错的人更可靠。甚至,犯罪的人要比那些从来没犯过罪的人更可靠。

总结:从Taleb的思想体系,我们看到,这个社会总会有脆弱性存在。脆弱性包括了带来负面影响的波动性、随机性、混乱和压力、风险和不确定性等等。而个人和社群都需要具备反脆弱能力。社群/地区/国家如果更像有机体/复杂系统,则会具备更强的反脆弱能力。过度干扰脆弱性(或波动)不但不能培养社群社群/地区/国家的反脆弱能力,会导致极端斯坦出现。而我等小民,需要采取多种技术策略,来提高自己的反脆弱能力,消除可能的极端斯坦带来的影响。

最后,附带一句——神州如果想要增加平均斯坦,减少极端斯坦,其实财迷也有话想说,但不能说太多,这里稍微提一下:就Taleb兼济(F)天下(THEWORLD)的角度来看,首先需要确定整个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底线,其次需要鼓励个人和组织创新。再次,权利不仅需要下放到个人(产权需要清晰),还要建立完善机制防止任何人和组织把自己的风险与责任转嫁给个人,禁止这些冒险行为让其他人和组织或者全体人来埋单——听不懂?想想光伏产业和电动爹产业的补贴罢。

言尽于此。

赞助

文章作者:九龙塘右眼财迷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655.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我报财经》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