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房地产身上的超级密码

2019-12-16 9129人阅读,共23个回复 房地产CPI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很多砖家都喜欢以一个保底的经济增长率数字来计算一个国家多少年后的人均GDP水平,让韭菜坚定对未来的“信心”。比如,如果今天泰国的人均GDP为5000美元,按6%的速度不断发展20年就会达到人均16035美元,基本就抵达了进入发达国家的门槛,这相当于在十分遥远的地方给泰国韭菜摆一个模模糊糊的“糖果”。在这个计算方式上,砖家发挥了文化文盲的精神,因为它们不知道本国的文化和郑智体质能否可以支撑自己的经济实现稳定可持续的发展。根源在于一国经济的发展在短期内可以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人口红利、制度微调、国际环境变化,等等,但从长期来说,支撑一国经济可以长期稳定发展的基础是本国文化,只有先进的文化才能推动本国郑智的不断进步,进而支撑经济长期稳定的发展。如果没有这一基础,就不能以一个保底的经济增长率来计算十年甚至二十年后本国的经济发展水平。

在此,最出色的例子是委内瑞拉(见下图)。在过去的六十年中,委内瑞拉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的人均GDP达到最顶峰的水平,当时委国人的富裕程度让美国人羡慕,缘于当时委国人经常跑到美国本土(迈阿密等地)像土豪一样买买买。但在此后的四十年中,委国一直未达到那时的繁荣水平。今天委内瑞拉的经济怎么样哪?2017年,按官方汇率计算的人均GDP为629811.828美元(CEIC数据),这无疑属于宇宙第一。但实际哪,却是世界上最失败的国家,估计现在真实的人均GDP不会超过巅峰时期的十分之一,这就是四十年不断“发展”的唯一“成果”。委内瑞拉成为世界经济的典型教材,当然是反面的。

或许您说,不要老拿委内瑞拉这个案来说事。确实,很多国家的经济史上都曾经遭遇过挫折,但也能在数年内重新恢复活力,走上正常发展的轨道。但如果从半个世纪左右的周期来看,南美、非洲多数国家的人民生活水平一直在停滞不前,阿根廷从上世纪初期的发达国家倒退为现在的发展中国家,巴西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经济发展水平出现了剧烈的倒退、最近数年也一直停滞不前,2014年之后的鹅毛人均GDP萎缩的幅度超过三分之一,等等,这说明很多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长期停滞不前又是一种普遍现象。

文化才是各国经济发展的主轴,如果没有具有自我更新能力的文化土壤,进而不断推动郑智进步、适时修正自身经济发展的模式、持续推动经济增长的质量,进而保护生产力不断发展,就无法获得经济的持续发展,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就会停滞不前,这就是所有问题源头。所以,考虑任何国家二三十年(甚至十年)后的经济发展水平就必须以文化为立足点,否则砖家就是在搬砖。

另外一件事就是通胀,砖家一直在忽悠。

通胀怎么计算才合理哪?必须包含家庭支出的所有栏目才是合理的。比如,驾车出行的罚款在全世界的家庭支出中都占有一定的比例,只是占比的高低差异比较大。而且一般来说经济越低迷,罚款越随意、罚款的价格也越高、项目也越多(当然都是为了财政的需要),但哪个国家将这个支出项目计算进入了CPI?这显然就是不合理的,因为它也是居民支出价格的一部分,属于正负提供给社会的“服务”价格之一。还有,对于众多发展中国家(甚至也包括部分发达国家或地区)的人们来说,衣食住行总是家庭最重要的支出组成,任何一项都不能从计算cpi的篮子中剔出去,否则计算出来的CPI的意义就不大,因为不能真实反应物价上涨(消费价格的上涨)对人民生活的影响。

可现在,几乎所有国家或地区恰恰就把一个重要的项目给剔除了,那就是居住的价格中的房价,这会出现什么情形哪?

比如,如果土耳其从本世纪以来房价上涨了十倍,以居住价格核算的通胀率就是44.57%,这是货币相对居住价格的贬值速度,属于典型的高通胀,但却无法在官方的cpi中反应出来。但正负却有足够的手段从房价上涨中获得超额的财政收益来有效压制其它项目所组成的CPI数字,其基本操作手法就是以超额的财政收益为依托进入主要的cpi项目,通过大幅增加基础商品储备、增加基础商品进口等手段来控制价格,也就可以压制(或控制)所公布的CPI数字。由此就可以看到,正负超额的财政收益是进行这种操作的基础。一旦这种模式无法持续下去的时候,真实的CPI就反映出来了。

换句话说,现在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CPI数字都是“人造”的,并不具有太多意义。也就有了这种现象,土耳其的房地产市场在去年开始出现问题(销量暴跌),与之相伴的是该国通胀加速、汇率暴跌。对于土耳其这类低管理效率的社会治理体系来说,三者是一回事。


赞助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596.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我报财经》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