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内两遭降级、有息负债336亿 天齐锂业预亏26亿

时间:2020年02月24日 16:59:48&nbsp中财网
  原标题:3个月内两遭降级 有息负债336亿 天齐锂业业绩变脸预亏超26亿
   在三季报中曾预计2019年实现归母净利润为0.8亿元—1.2亿元,不过其日前发布的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却显示,修正后预计2019年归母净利润亏损26亿元—38亿元,反差不可谓不大
  虽然2019年末结束的配股融资,暂缓了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天齐锂业、002466.SZ)的债务压力,但接踵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和业绩亏损,令这家亚洲最大的锂电巨头再次陷入不确定中。

  天齐锂业此前发布的三季报曾明确表示,预计2019年全年实现归母净利润为0.8亿元—1.2亿元,同比下滑96.36%—94.55%,虽然业绩大幅下滑,但仍然处于盈利状态。

  不过4个月后,该公司发布的《2019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却显示,对《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全文》中披露的全年业绩预告进行修正,修正后预计2019年归母净利润亏损26亿元—38亿元,反差不可谓不大。

  对于业绩修正的原因,天齐锂业表示,2019年在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等不利因素影响下,锂产品市场复苏缓慢,行业面临多重压力和巨大挑战,产品销售价格持续下滑,在收购智利SQM公司(拥有世界最好的盐湖矿)23.77%后,公司财务负担沉重。

  同时,其投资及营运项目涉及澳大利亚、智利等国家,业务和财务会受所在国家的法律框架及政府政策变化等因素影响,特别是在2019年第四季度以后,发生了较多未预见或未能充分预计的情况,从而对公司2019年度经营业绩造成重大影响。

  随后,世界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穆迪将天齐锂业的公司家族评级,以及天齐芬可有限公司发行、天齐锂业担保的3亿美元债券的高级无抵押债务评级,从“B1”下调至“B2”,评级展望仍为负面。

  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这已经是穆迪三个月内第二次对天齐锂业下调评级。2019年12月,穆迪已将天齐锂业企业家族评级由“Ba3”下调至“B1”,评级展望为负面。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两次评级下调的原因,都与天齐锂业日趋紧张的资金链有关。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天齐锂业负债总额达367.28亿元,同比增长317.49%,其中有息负债达336.93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一年内需要偿还的短期负债为31亿元,而同期货币资金仅为17.38亿元。

  虽然,天齐锂业在2019年12月末刚刚结束了一轮配股融资,用于偿还购买SQM公司23.77%股权的35亿美元并购贷款。可合计29.32亿元人民币的融资金额相较于35亿美元的债务而言,仍缺口较大。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天齐锂业继续融资还债的步伐不会轻易停下,其也寄希望于2020年锂价能够企稳反弹,为公司带来明显的业绩支撑。

  不过,《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天齐锂业2016—2018年业绩增速持续下滑,而资产负债率却不断攀升。

  截至2020年2月21日,天齐锂业股价报收于36.36元/股,较前期高点下挫44.17%。在2019年11月19日—2020年2月21日的交易区间,天齐锂业股价涨幅较可比公司赣锋锂业少86.22个百分点。

  配股融资难抵债务高压
  天齐锂业前身为四川省射洪县的第一座碳酸锂工厂,名为射洪锂业。2004年,蒋卫平接手后将该公司更名为天齐锂业,并于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

  在蒋卫平的带领下,天齐锂业先后在2014年和2018年将全球储量最大的固体锂矿石供应商澳大利亚泰利森锂业(下称泰利森)和拥有世界最好盐湖矿的智利SQM公司纳入麾下,一跃成为锂电行业的全球龙头之一。

  进入2019年,由于锂产品价格不断下滑,天齐锂业蛇吞象式的并购弊端开始显现。

  Wind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天齐锂业实现营业收入37.97亿元,同比下滑20.21%;实现归母净利润1.39亿元,同比下滑91.74%。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该公司表示,一方面由于此前收购SQM股权带来的并购贷款导致财务费用大幅增加;另一方面,报告期内锂价下行,产品销售毛利率降低;此外,按照权益法核算的SQM投资收益以及外币负债汇率,对公司归母净利润产生较大影响。

  而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天齐锂业负债总额为367.28亿元,有息负债为336.93亿元,资产负债率达75.23%。其中,一年内需要偿还的短期负债为31亿元,同期货币资金仅为17.38亿元。

  在此背景下,天齐锂业开始配股融资,用于偿还购买SQM 23.77%股权的35亿美元并购贷款。而值得注意的是,此项贷款的还款期限为2020年11月29日。

  据公告显示,天齐锂业2019年末的配股,有效认购数量为3.35亿股,占可配售股份总数的97.82%,认购金额为29.32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天齐锂业控股股东成都天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张静、李斯龙合计认购1.41亿股,占可配售总数的 41.03%,而据Wind数据显示,目前,成都天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股权质押数量为3.24亿股,质押率为60.87%。

  当然,29.32亿元的配股融资金额,相较于35亿美元的并购贷款而言,实在有限。不过,就短期来看,可以暂缓天齐锂业的负债压力。天齐锂业近一年股价走势(单位:元) 数据来源:Wind天齐锂业近一年股价走势(单位:元) 数据来源:Wind
  业绩增速持续下滑直至大亏
  天齐锂业的高光和低迷往往伴随着电池级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的价格波动。

  前期,锂价高企时,天齐锂业股价、业绩双双攀升,股价在2017年创出77.06元/股的新高,仅2017年最高涨幅就达174.82%;同样,其营收在2017年达到54.70亿元,同比增长40.09%。

  然而,好景不长,锂价在2018年初创新高后开始不断下挫。据SMM数据显示,2018年初国内电池级碳酸锂、氢氧化锂吨价在17万元和15万元左右,至2019年12月初已回落至5万元和6万元附近。

  值得注意的是,天齐锂业正是在2018年5月,电池级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价格处于阶段性高位的时候,斥巨资杠杆收购SQM公司23.77%的股权。也就在同一年,天齐锂业业绩增速开始大幅下滑。

  据Wind数据显示,2016—2018年,天齐锂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9.05亿元、54.70亿元和62.44亿元,同比增长为109.15%、40.09%和14.16%;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5.12亿元、21.45亿元和22亿元,同比增长510.03%、41.86%和2.57%。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该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增速都在显著下滑,至2018年末增速仅为2.57%。

  而与不断下滑的业绩增速相对应的则是,该公司不断攀升的负债。Wind数据显示,2016—2018年,天齐锂业的总负债分别为54.11亿元、72.05亿元、326.97亿元,同比增长57.12%、33.14%、353.81%。

  进入2019年,天齐锂业业绩并未止跌反弹,而是一路向下,直至亏损。据其《2019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显示,天齐锂业2019年全年归母净利润预亏26亿元—38亿元,而截至2019年三季度,该公司的负债总额高达367.28亿元。

  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天齐锂业在三季报发布后,之所以在短短一个季度之内出现大幅亏损,主要因为该公司第四季度,计提SQM公司和SALA公司的减值准备合计22.38亿元、涉及澳大利亚税务调整影响1.47亿元、涉及智利税务调整影响3.32亿元。

  而据天齐锂业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公告显示,2019年1—9月,SQM公司营业收入为14.71亿美元,同比减少2.29亿美元,下降13.47%;归母净利润为2.11亿美元,同比减少1.20亿美元,下降36.22%;
  天齐锂业管理层表示,导致SQM公司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受锂行业整体供需关系调整影响,锂及衍生物产品价格的下滑,且此下滑趋势目前未见改善。

  而《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天齐锂业在澳洲的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目前进展缓慢。公司表示,由于严重缺乏海外工程建设管理经验和专业人才团队,项目调试方案论证不充分以及新设备、新工艺技术需不断优化调整等多重因素,该项目虽历经一年的调试周期,至今仍没有达到全线规模化生产状态,导致公司预计的投资目标还未实现。

  一边是锂价低位运行,偿债压力巨大,一边是肺炎疫情影响,企业经营难度加剧。天齐锂业的2020年或仍需艰难前行。
  .投.资.时.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